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強迫曝光

2020-07-30 01:45:16


模特兒的圈子是非常復雜的。它和電影界差不多,同樣是表演為生,同樣要以美麗、清新
做本錢,也同樣的每天要接觸許多奢侈、豪華的人和事物。
  就因為每天在這些高級的人事之間生活,難免會起虛榮心。
  所以有部份的模特兒就幹起高級妓女,借著在伸展臺上的名氣,以驚人的高價前來出賣肉
體。
  同樣的道理,許多有錢的商人或大少,就專門在這種圈子裡獵艷。他們花大把的鈔票來換
取這些美麗、清晰的女人肉體。
  張光堂就是上述的這種男人。
  他是一各富家子,家裡非常富有。人也英俊,所以他有條件換了一個又一個女人。雙十節
那天,華大百貨公司舉辦「秋冬淑女衣飾展覽會」,張光堂在會長看上了白麗,從此便多事了。
  那天晚上,當衣飾表演完後,全體模特兒在更衣室裡換衣服。因為全是女人,而且通常在
表演過程中都要很匆忙地更衣,所以她們羅體相對已成習慣。不過也不是說每個人在更衣時都
得脫光身子。
  而當晚的表演,塗佳佳則是需要脫的一絲不掛,因為她展示的是一種很透明的床縷。她被
暗示過,必須在有意無意之間撩起開衩處,及暴露上身的乳溝。
  這完全是為了滿足前座的客人,因為他們都是買了昂貴的來賓捲來參觀的。
  像塗佳佳的那種表演,有些人肯做,有些人則不肯做,塗佳佳無所謂,而白麗是絕不肯幹
的。
  事實上,塗佳佳這個人向來就很隨便,她習慣於一絲不掛地在更衣室裡走來走去,她時常
說的:「內衣褲是一種不必要的浪費!」
  白麗只穿一件細掛線的乳罩,和一條潔白鑲花的小三角褲,正對著鏡子理頭髮,突然一隻
手從後面伸過來,在她的乳房上一把抓住。
  「哇!」白麗大叫出聲。
  回頭一看,原來是塗佳佳。
  塗佳佳咕咕笑著說:「怎麼?妳還這般膽小,就像還是處女?」
  白麗的確是處女,但是她不會辯白的,說出來也沒有用,在她們這種圈子裡,堅持自己是
處女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光榮。
  「妳這麼粗魯,嚇了人家一跳───。」
  白麗有一點委屈地說。
  「好,我的小蜜糖,那麼我輕輕的摸,可以吧!」
  「不要!」
  白麗尖叫著,閃到另一張化妝台去。
  塗佳佳哈哈笑著在一張睡椅上躺下去,自己撫摸著她的乳房,裝出瘋瘋顛顛的模樣。
  白麗繼續梳頭髮,塗佳佳又走過來,拍著她的肩膀說:
  「白麗,妳胖了些。」
  「我還覺的不須節食哩!」
  白麗說。
  「說實在話 你是夠漂亮的了。」
  塗佳佳接著說道:
  「不過我們做模特兒這一行的,必須要瘦些才符合標準。對男人來說,你的身材太美了,
很性感,妳如果做攝影或繪畫的模特兒,憑你不用偽裝的尺寸,保管大紅特紅─────我為
妳介紹....。」
  「多謝了。」白麗回道:
  「我知道妳能夠把我介紹在許多雜志露面,妳不是講過好幾次了麼?」
  「妳不相信也就罷了,怪我庸人自擾!」
  白麗沒作聲。
  塗佳佳是喜歡胡說八道的人,誰知道她所說的哪一句話是真的?再說,白麗也不打算拍「攝
影專輯」或是裸體讓人繪畫的。
  白麗還是個處女,她有點不能悉數放開的態度。
  塗佳佳抽完了一隻香煙,只見她披著一件外套,搖擺的走過來,附著白麗的耳畔說道:「妳
知道張二公子吧?」
  白麗在圈子裡早就聽過這個「張光堂」的大名了。更知道他一向風流闊綽,所以「唔,知
道呀!」她回答著。
  「我告訴妳一個最新的消息,張先生正把目標向著妳。」
  塗佳佳很認真地說著。
  「那是他家的事。」
  白麗在發根綁了一條緞帶,回道:
  「那種人,我可一點欣賞也沒有。」
  白麗穿好了衣服,恰像一隻繽紛的彩蝶,叫人喜愛。──這時,秦夫人進來了。
  秦夫人就是她們這批模特兒的經紀人。她環顧更衣室一趟,拉起那特有的尖嗓子,說道:
「小姐們,趕快穿好衣服,今晚有個小應酬,我們一起去喝咖啡好不好?白麗、佳佳......。」
  秦夫人指說「好不好」,其實等於命令一樣,絕對沒有人敢說不去。
  不過秦夫人並不是太壞的經紀人,她始終站在模特兒這方面著想,對於那些肯犧牲肉體的
女孩,她安排介紹闊客,對於像白麗這種安分的人,她也絕不勉強。
  所以,秦夫人一說要去應酬,不管是誰,都不會反對,也不敢反對的。想賺錢的人要去,
不想犧牲的人,心理也踏實的很。
  一行人來到了張家別墅。
  原來張光堂在家裡辦了一個小型的雞尾酒會。並不是秦夫人所說的「喝咖啡」而已。
  張家的大廳裝設的十分豪華,到底是有錢人家。他父母都是很和藹的老人。
  張光堂在外是出名的玩家,對父母卻是百依百順,甚至有點乖從的樣子。
  白麗那種清純的模樣很得兩位老人家的欣賞,一直問東問西,非常關切的樣子。
  張光堂偷閒不實地過來向白麗獻殷勤,白麗卻是由心理討厭他的為人,因為他聲名狼籍。
  為了擺脫他的糾纏,白麗於是走過去依附在陳明桌畔。
  陳明是一名男性模特兒,修長、彬彬有禮,給人一種很體貼、溫柔的感覺。
  「陳明,我們跳舞去!」
  白麗為了避免張光堂的糾纏,她主動的邀請陳明跳舞。她的想法是,只要少跟他見面,管
他是什麼闊大少爺,反正我不會上你的當就是了。
  塗佳佳像交際花般,在客人之間周旋,好出風頭。
  他橫過大廳,拉住白麗的手,用一種很嚴肅的語氣,附在白麗的耳邊說道:「秦夫人較我
告訴妳,不要太接近陳明。」
  白麗知道這話確實是秦夫人叫她來說的,因為塗佳佳在酒櫃到酒的時候,秦夫人曾今拉住
她耳語。秦夫人忙著應酬客人,分不出身來。
  白麗於是說:
  「別傻了,跟陳明在一起,還怕什麼呢?」
  「是秦夫人叫我來說的。」
  塗佳佳說:
  「又不是我個人的主意。」
  「妳不知道陳明是怎樣的人嗎?」
  「大家都知道,陳明是女人。」
  塗佳佳有點賭氣地說。
  原來陳明是一個同性戀者,在模特兒圈中大家都知道。他喜歡強壯的男人,對女人完全沒
有生理上的興趣。
  白麗接著又說:
  「秦夫人不過討厭陳明的作風而已,我是女人,陳明感染不到我的,安全的很。」
  「我已經把話傳到了。」
  塗佳佳厥著嘴說:
  「聽不聽是妳自己的事。」
  白麗固執的相信陳明是最好的擋箭牌,因此在離開酒會的時候也是由陳明送回家的。她想
如果不這樣的話,張光堂那傢夥一定爭著要送她的。
  「嗨!再去妳家完好了,陳明。」
  「白麗,我們和妳一起去。」
  「佳佳,快上陳明的車子呀!」
  幾個女孩子嘰嘰喳喳地吵鬧著。
  原來他們認為張家的酒會太拘束了,好些社會名流加上張老夫婦,使她們不能盡興。不過
癮,所以就有人提議搭陳明的車,到他加再去樂一陣子。
  這些年輕的女娃有著無窮的精力。白麗和她們一起在陳明家又熱鬧了一段時間。因為全是
平常在一起的同事,大家無拘無束的又叫又跳,又是酒又是煙。
  陳明一點興趣也沒有,他跟大家招呼了一會兒,就獨自躲進他的臥房去看電視了。夜深了。
  誰也不知道誰在什麼時候溜走的。只有白麗,今天地一次喝了點酒,方才看大家熱情的跳
舞,早就感到有些暈眩了───。
  白麗迷迷糊糊的靠在長沙發上打瞌睡。
  「白麗!」
  陳明走過來搖著她的肩膀叫道:
  「妳不該喝酒的,怎麼啦?我給妳兩顆藥丸解酒吧!」
  他打開櫃上的抽屜,從裡面取出一瓶藥丸,給了她兩顆,她隨手端了一杯開水把藥丸送下。
  白麗對陳明是沒有懷疑的,所以她才會吃下那種解酒藥。片刻之後她就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白麗睡的很沉。短裙掀起露出那霜雪白的玉腿,隱隱約約還看到她那條淺藍色的三角褲。
  她的小腿很美,有一種很標準的曲線,那足踝光潔的想叫人去偷吻。她的那雙玉手覆蓋著
一層稀薄、淡色的體毛。誰著呼吸起伏的胸部,一聳一收的.....。
  大門開啟處進來了一個男人,正是張光堂。他向陳明做了一個很曖昧的邪笑,抱起白麗的
嬌軀往另外一間臥房去。
  張光堂先脫了自己的衣服,跪在地闆上,慢慢的欣賞白麗的足踝、小腿、還有....。
  白麗的大腿很豐潤,很細膩。他用手按了一按,非常有彈性。他伸手挑開了她的三角褲的
一角,看見那陰戶的恥毛非常豐盛,一股似香不香的味道,腥腥的刺激著他的鼻子。
  「好迷人的肉穴。」
  張光堂在嘴裡叫著,同時下麵的那條陽具已漲的火紅。
  他輕輕翻轉白麗的身子,從她背後扯下了拉煉───
  白麗的香肩骨肉均勻,豐滿白細的乳房透著細細的青筋。
  他解下了她的胸罩,看到了她那兩點粉紅、細小的乳頭。他忍不住俯身下來吸允著,雙手
將她脫的精光。
  白麗依然睡的不省人事。剛才陳明給她的藥丸已發生了功用。
  張光堂開始親吻她的香唇,吻她的乳房──。
  「唔........」白麗叫著。
  她只能下意識地推拒而已。此刻的她正像在夢中遇見奇怪的事,一種未曾有過的壓迫感覺
正侵擾著她。
  「我就不相信妳能逃的掉。小寶貝───。」
  張光堂自言自語地。
  他那條火熱熱的肉棒從白麗的腮邊、頸項、乳頭而下,在她那平整的小腹繞了個圈,最後
停在她的大腿交合之處。
  「迷死人的胴體──────。」
  張光堂再次贊歎地說。
  白麗潔白光華的胴體,在淡黃色的必燈下顯的非常柔和、嬌媚。全身暖和和地,額頭泌著
些微汗珠。
  張光堂將她翻過身來,看見她兩片飽滿、豐盛而挺起的屁股,忍不住伸出舌頭舔了又舔。
  「嗯────嗯。」
  白麗在沉睡中發著夢囈。
  他已被她那一深毫無瑕疵的胴體,刺激的血脈噴張。下體那條肉棒,如同蛇信般一挺一挺
地......。
  他的龜頭開始接近她的肉洞口了───。
  他感覺到暖暖地、澀澀地。
  於是,他吐了一大把唾液,糊滿了他的龜頭和她的洞口。
  他輕輕轉動著下體,龜頭就畏畏縮縮地探進了他的洞口,慢慢地探了進去....。
  「啊──啊呀──。」
  白麗緊閉著雙眼,發出微弱的叫聲。
  他那只堅硬的肉棒,正一分一分的挺進。
  「太緊了。」他心理想著:
  「想不到她的東西會如此狹緊,嘖嘖。」
  張光堂努力了十來分鐘,仍然沒有進展。這才想起他西裝內袋裡有一小瓶「凡士林潤滑油」。
  他將潤滑油塗滿了整只陽具,這麼一來就順暢多了。
  白麗仍然在做著奇怪的夢───一種被壓迫、被強擠的痛苦的夢。
  他的陽具已進去一半了。一種被束縛,被緊緊包圍的溫熱感覺,使他在緩緩抽送之際,帶
起了無比的刺激。
  「嘖,嘖。真是緊得叫人舒服。」他說著。
  白麗有點疼痛的感覺,未曾有過的一種疼痛感覺。
  他分開了她的雙腿,全身奔騰的熱血鞭策著他勇往直前,他用力往下一挫───。
  「哎────嗯,嗯.....。」
  白麗疼痛的叫出聲,淌下了淚水。但是她仍然睜不開眼。
  張光堂的陽具感受到一陣子熱燙的侵襲。
  「糟了!」
  他嘴裡叫著,忙將陽具抽出一看,果然沾上了絲絲血跡。
  「處女!白麗是處女!」
  這是他從來沒有考慮過的一件事。玩了那麼多歌星、演員和模特兒,今天還是第一次碰上
了處女。
  張光堂一時心慌意亂,陽具迅速地萎縮下來。
  「怎麼辦?」
  他匆忙的穿好衣服,慌忙地開了一張五十萬的即期支票,交代陳明,一顆心忐忑不安地回
家去。
  要知道,像張光堂這種大戶人家,玩女人是純粹為了享受美色而已。他有花不完的錢、有
社會地位,所以他不能掉進任何陷阱,不能給人抓到把柄。
  所以他發現到白麗是未經人道的處女時,他就慌了,尤其這回又是他透過陳明使用藥物騙
來的───。
  終於白麗醒過來了。
  時間已經是下午兩點,陽光耀眼。白麗發現自己一私不掛,她幌了幌沉重的頭,軟弱地坐
起身來。赫然看見兩腿間有些血絲,下體部位有火燒似的疼痛感覺。
  完了!
  她的初夜權已經失去了。她想不起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陳明?會是他?
  她掙紮著要爬起來,卻是全身發軟,右手用力一撐,結果打翻了熱水瓶,陳明聞聲,敲門
要進來。
  白麗拿起被單往身上一包,嚎啕大哭出聲。
  「你是禽獸!」
  她望著穿戴整齊的陳明叫罵著。
  「妳洗個澡。」
  陳明斯斯文文地說:
  「在這兒休息一下吧!」
  「陳明,你──我想不到你是這種人。」
  他嗚咽著:
  「我不會放過你的。」
  陳明走過來,掏出了那張五十萬原的支票,面無表情地回道:
  「不是我,是張先生。他叫我交給妳。這個數目足夠妳去度假半年了──張先生出手不俗,
我,我也不知道怎麼說才好。」
  「原來是張光堂!」白麗心想:
  「這個邪惡的淫魔!」
  張光堂買通了陳明,利用大家對陳明不設防的心理,使用偽稱「解酒藥」的一種昏迷藥劑
使白麗失去知覺,然後為所欲為。
  「我辜負了秦夫人一番好意。」
  白麗氣憤地捶著床沿,在心理叫著:
  「秦夫人早就知道有這種事,所以才事先通知我───都怪我自己不小心!」
  她站起身來,打開櫥櫃的抽屜,那裡面有許多大大小小的瓶子,她賭起氣來,也不管那是
什麼藥片,將它悉數和水吞下。
  「死!我要死!」
  白麗自暴自棄地跳著、嚷著。
  陳明匆忙的走進去,看見她那又咳嗽又吐白沫的情形,嚇的魂飛魄散。他沖過去奪下她手
中的藥瓶。
  白麗嘔吐了一陣子,臉色轉青,接著昏倒過去。
  當白麗睜開眼睛,恢復知覺的時候,是在醫院的病床上。秦夫人、塗佳佳和其他幾位模特
兒都在旁邊伴著。
  這件事引起了公憤。昨天秦夫人約張光堂在家見面,幾個模特兒和起來將他狠狠揍了一頓
───。
  「金晶抓他頭髮的時候,我走過去咬他的手。」
  說話的是「唐欣」,都是白麗的同行。
  「我看到他的西裝備沙發椅夾住了,於是上前一扯,嘿,那麼嘶地一聲就裂開了,我伸手
去抓他的領帶,他俯下頭來趴在地下,把我氣急了,於是用高跟鞋敲他。」
  「.....把他的眼睛碰黑了一隻───」
  「抓下了他一把頭髮....。」
  幾個女孩子搶著報告她們修理張光堂的經過情形。這些人都很愛護白麗,她們合起來替白
麗出氣。但是,這又有什麼用呢?白麗已經被人沾汙,就是將張光堂打死也打不回來她的清白
了。
  白麗在床上虛弱地住了三天。下午,秦夫人又來探望她,告訴她說,張光堂托人來轉話,
要和白麗做朋友。
  做朋友?真是豈有此理!
  「秦夫人───妳盡然還幫他。」
  白麗氣得咬牙說:
  「他那種不要臉的東西.....。」
  「妳不要意氣用事。白麗,我是過來人了。」秦夫人委婉地說明著:
  「他糟蹋了妳,照說他付出代價就算了,而他又回頭來找妳──」
  「我不要,我不聽他這一套───。」
  白麗叫著。
  「是這樣的,張老夫人很喜歡妳,張光堂回去被他父親斥責了一頓。大家都知道妳是好女
孩,張公子也是本質不壞的人,家境又好,我看的出來,他這回事真心誠意的。」
  「.........」
  張光堂的父母今也來探望白麗。他們說為了這件事很抱歉。不過張光堂這幾天已經大澈大
悟,循規蹈矩地,沒事就待在家中不出門。
  他兩老人家把張光堂看管的很嚴,再也不許他花天酒地了,今天特地來請求白麗原諒,並
且希望她給張光堂有接近的機會。
  「謝謝────。」
  白麗感覺到他們的誠意。以張家的財勢、地位,如果不是真心的,根本就不必出動老人家
來了。
  秦夫人和塗佳佳也加入了說服的陣容。張家的意思是只要白麗願意,他們是很喜歡她進張
家的門的。
  張老夫人又來了幾次。他們為了白麗開了一家小型的衣飾店,專門出售高級女裝,有三名
年輕的女店員。白麗已儼然老闆娘了。
  他的氣逐漸平淡了,張光堂開始來接送她,他也改掉了先前的那種放蕩作風,使她能夠慢
慢地接受他。
  就這樣兩人來往了半年,終於攜手走近了禮堂。
  洞房花燭夜──。
  張光堂面對著白麗那潔白的胴體,不住地又惜又愛。他抱住她的香肩,吻個不停。
  「麗!」
  「嗯───。」她粉紅的雙頰,有著無比的嬌羞。
  張光堂愛撫了她片刻時間,逐漸將她導入了情況,於是提鞭上陣,當他的陽具緩緩的放進
他的陰戶時,他附在她耳畔說道:
  「麗,我要告訴妳一件事。」
  白麗閉著雙眼,她手腳無措。只感覺全身有一種像是要漂浮上天的美妙感覺──。
  「嗯.....。」白麗不知如何回答。
  「那一晚上,我.....」
  張光堂將他如何塗凡士林油,如何將他的陽具放入她的肉洞中───當他發現刺破了她的
處女膜時的驚奇,恐慌感覺.....一一道出。
  「人家不要聽,人家,哎──哎呀....」
  白麗在害羞、美妙、興奮、新奇...等等的感覺中嘗試到了靈肉交流的最高享受。
  張光堂的床上經驗足,他給她帶來了和諧、美滿的婚姻生活。
  轉眼,又半年過去了。
  白麗挺著大肚子,初次懷孕的她,見了人總感覺不好意思,她提議要回娘家住些日子。
  張光堂很殷勤地送她到娘家。
  回來的途中,張光堂就開始動腦筋了。正所謂「狗離不了吃屎」。漫漫長夜,身無旁羈,
這不是嬉遊最好的機會麼!而且,自從在陳明家惹出那見事至今,一年多來,循規蹈矩的生活
也真是有點乏味了。
  「好!就玩它個痛快!」
  張光堂打算去訂製一些商標───這是公司新產品必須使用的。然後他要去「酒廊」物色
野味,他把轎車停在路旁,順著公園的圍牆往右轉。
  「先生!先生!」
  張光堂起先以為在叫別人,可是經過兩、三聲之後,那叫聲依然不停。於是回頭一看,是
一個穿著牛仔褲的女孩,站在公園的出入口處。
  這時候,前後左右沒有第三個人了。張光堂於是轉回去,問道:
  「是叫我嗎?」
  「不叫你,還有誰呢?」
  女孩子還吊兒郎當地回答。
  女孩子有一張討人喜歡的可愛臉龐,頭髮捲捲的。她的臉上長著幾顆青春痘,是個非常清
秀的女孩子,尤其鼻子和嘴角之間顯得更可愛。皮膚是健康的褐色。
  張光堂看她那種不在乎的眼神,懷疑的道:
  「有什麼事嗎?」
  「先生,你又年輕又帥氣!」
  「哈,哈。」張光堂忍不住地笑著說:
  「妳年紀還小,怎麼會說出這種話呢?」
  「是真的嗎!我不是亂講的。」
  「妳人小鬼大。還有什麼事嗎?」
  「你想不想買我呢?嗯?」
  張光堂睜大眼睛,似乎難以置信地望著她。
  「什麼?我還以為妳是女學生哩,原來妳是.....。」
  「別說那種話,我確確實實是學生,不過我的身體保證不輸人的。」
  「妳只是想要錢,或是想要那個事情?」
  「我兩種都要,可是我並不隨便賣的。必須我看上眼的男人我才要,當然我要錢。」
  「妳真是大膽。合適的代價我會給妳,但是我很怕性病傳染。」張光堂斜視著她說。
  「你用不著擔心,我自己很注重衛生的。和我來過的人都稱贊我的身體。」
  「你多大年紀了?」
  「高中三年級,你看幾歲了?」
  「妳知道什麼叫做高潮嗎?」
  「唷───。」女孩子拉長著聲音回答:
  「別小看人了,那種是還有不知道的嗎?」
  「這樣吧!」張光堂必須去訂製商標,所以他說:
  「一個鐘頭後,在彩虹西餐廳見面好了。怎麼樣?」
  「好啊!」
  張光堂正待起步,突然又想起的問道:
  「對了,妳這麼年輕,妳自己又說身體好,妳要多少錢呢?」
  「時間兩千元,渡夜我不幹!」
  「好。一言為定,妳不會帶一些不三不四的保鏢來吧?」
  「你這個人也真是的,我喜歡那種事情,我更愛金錢,我才不會傻的和那種人來往哩。」
  「這樣最好,我放心了。」
  張光堂邊走邊盤算著:就試一次看吧!
  那女孩比他還早到彩虹。當她看見張光堂出現的時候,青春的臉蛋浮出安心的笑容。她說:
「你遲到了十多分鐘,我以為你要黃牛呢!」
  「我說來就一定會來的,可愛的小姑娘。」
  張光堂叫了兩杯咖啡。
  他仔細地端詳著她的臉。等她的咖啡喝剩一半時,張光堂開口說道:「我很忙,我們這就
去辦事吧!還有,妳叫什麼名字呢?」
  「茉莉。很容易記的名字。」
  張光堂到櫃台付賬,然後兩人並肩走出。招呼了一部出租車,他沒有自己開車來,為的是
避免被熟人發現。
  「關於我們要去的地方,可以由我挑嗎?」他問。
  「隨便你。」
  張光堂吩咐出租車往市郊的白濱大飯店,那而是不易遇見熟人的地方。當抵達白濱時,他
付了車資,兩人攜手,有說有笑地。
  「妳心理做好準備了沒有?」
  「萬事OK,在公園分手的時候,我整個人簡直要忍不住哩!」
  茉莉調皮地回著。
  「那麼妳是肉食主義的女性喔!」
  「難道你會不是?」
  他笑著凝視她那秀麗的臉龐,沒有一丁點兒裝扮的臉蛋,顯出了青春和自然的美。在套房
中,他摟住她不住地吻。張光堂可以察覺出來她依然有著學生的氣質,發絲含有淡淡的香味,
似乎是剛才梳洗過的。
  「妳一定非常喜歡清潔。」他問道。
  「是,我一天要換三件內褲,在西餐廳的時候,我剛好換了一條。」
  「妳經常帶著替換的嗎?」
  「是啊!」茉莉睜著大眼睛回答。
  張光堂解開她上衣的鈕扣,那裡頭是一見低掛著的胸罩,一大片乳房露出在外。
  「你胸部發育的很好。」
  「你的手摸的人家很癢───。」
  「這種事情妳幹過多少次了?」
  「四個月來,大概有十五、六次而已。」
  張光堂點燃香煙,替她扯下了牛仔褲,看見她一雙畢挺充滿彈性的粉腿,他接著又問:
  「每次都找年輕人嗎?」
  「不一定,也找過老頭子哩。」
  「滋味如何不同呢?」
  「一般說來,年紀大的都比較溫柔。年輕人則沖動,只求他自己滿足。」
  「那麼───我們可以行動了,先洗澡吧!」
  茉莉變得像小綿羊般馴服,她微微點點頭,露出整齊的牙齒,輕聲的說:
  「我可以先洗嗎?」
  「請便。下午離家時我才洗過,我就在床上等妳了,哈,哈。」
  在公園初見時,茉莉好像一匹野馬,潑辣的很。如今半裸的她卻顯得非常溫柔。他看在眼
裡覺得有點好笑又好玩。
  「燈光太亮了───嗯。」
  「這樣才能欣賞你美好的身段呀!」
  茉莉咬著下唇,終於作出下決心的表情挨近床邊。
  張光堂解開她身上的浴巾,同時將她按倒在床上。
  她雖是仰躺著,但堅實的乳房依然沒有變形,好像山峰般聳立著,乳暈和乳頭戴著類似葡
萄色彩的淡茶色,全身肌膚光滑而有彈性。
  張光堂撫摸她溫暖的乳房,另一隻手則探向她那雙緊緊靠攏著的大腿根部......。
  那是一叢生得很茂盛的草圃,桃源洞口有一股溫暖的感覺。
  「茉莉────妳的.....已經濕了。」
  「────嗯,人家不要你說────。」
  她撒嬌地回答著,同時身體開始微微抖動著。
  「妳是不是─────?」
  「不要講────人家不要你講嗎...。」
  「妳喜不喜歡我這跟通天棒呢?」
  張光堂嬉笑著。
  茉莉伸出雙手勾住他的脖子,滿臉通紅地叫著:  
  「嗯──快,快點放進去吧!」
  張光堂只顧吸吮她的乳頭。她已經自動分開了雙腿,右手往下一抄,握住了他的雞巴,欣
喜的哼著:
  「哎──又熱又硬,真好....。」
  張光堂翻過身來,抱住她的大腿,又愛又惜的回道:
  「等一下,別急。我還不想放進去,我要好好地欣賞妳美麗的身體。」
  他將嘴唇移向她的下半身,撥開那一片蒼鬱的草叢,那兒有一股腥腥的騷味──。
  「相當濕了,妳知道嗎?」
  「嗯。」
  「妳真的知道,好像水管流出來的哩!」
  「嗯──」茉莉帶著濃厚的鼻音回答。
  「妳到底知道什麼?說說看。」
  「人家──就是濕濕的嗎!」
  「哈,哈。」張光堂拍著她的屁股笑道:
  「妳還敢說出來,哈,哈。」
  「這,這是事實啊!」
  茉莉的聲音帶著顫抖。當他將手指差進她的陰戶裡時,覺得那些水就像要溢出來一般。
  「這樣不行,必須鋪條大毛巾才好,妳好像水管裂開的洞一樣,妳說是不是?」
  「.....。」
  茉莉閉著眼睛不回答,全身顫抖著。
  「妳的水真多,嘖,嘖,嘖,真是少見──。」
  「快放進去.....唷,拜託了──。」
  於是他將手和頭全部移開,最後才把自己那硬脹的東西,對正她的要塞地,他挺進去了,
那裡頭有很濕、很膩的感覺,好像是一潭溫熱的水!
  「哇!真奇妙,我好像在洗溫泉呵!」
  他一點也沒受阻地直沖到底,那條硬梆梆的東西開始一進一出,一沉一揚──。
  「小女鬼,妳做愛的次數可真不少了呢!」
  茉莉並沒有回答,只高嚷著:
  「插進去呀,深一點,深一點──喔──。」
  「妳這傢夥也真是的,我不是正在努力著麼?難我不插死妳才怪,呵!呵!呵!」
  他採用一長兩短的節奏抽送著,兩只腳往下硬撐,全身力氣直抵陽具,開始左沖右撞,又
頂又挫地插著。
  「好舒服──哎,哎呀.....插深,進去,進去,哎....哎,哎──頂著,頂著....
好,哎──好舒服......。」
  張光堂照著她的要求,賣力的殺進重圍,他感到全身有點發熱了,鬢邊也分泌出汗液。
  「哥──大哥哥.....你真強。」
  她顫抖地說著,每當受到強力的挺入時,她就會咬緊牙根而且猛烈搖晃著頭。他兩手抓住
床單,興奮的全身發熱。
  張光堂接著改換另外一種姿勢,他將她的雙腿扳成垂直,雙手勾在她的膝蓋內部,這樣她
的陰戶就整各突了出來。他的陽具開始一下接著一下直達她的花心──。
  「呼──美死我了。大哥哥....已經頂,頂到了....呵,呵,呼!....哎呀,
我....美死了──大哥哥....插死了──哎呀....。」
  淫蕩的叫床聲,使她一點兒也不像還是個學生。她很滿足的發出「哦,哦。」的喉嚨聲。
  「太棒了,大哥哥,這樣太美妙了....大哥哥...真是想不到....你好強,哎
呀──。」
  茉莉發出難以控製的,接近瘋狂、歇思底裡的尖叫聲,同時她那滿溢的密汁,順著他的大
腿內側流出,使他好像潑到一盆水似的。
  到了第二回合的時候一,張光堂要求茉莉趴著在床上,因為她的陰戶略嫌寬松,他從後面
跪著插進去,這樣能增加些緊縮力。
  這種姿勢,使他的硬傢夥挺進去的角度正好和方才的相反。她承受的刺激又是別一種滋
味。難怪她又大叫出聲了。
  「啊──碰到了......大哥哥......大...大哥哥──碰到了,喲───
哎呀.....」
  茉莉的肉洞依然泛濫著密汁這次是從她自己的小腹,漫過肚臍,往前倒灌。
  張光堂扶助她的雙乳,用力地搖晃他倆密接的部位發出美妙的「滋──滋。普──。」的
聲音。她緊抱著的頭,嘴裡哇哇大叫──。
  張光堂快馬加鞭,到後來抱緊她的腰部,全身一陣抽搐,終於發洩而出。他有點滿意的說:
「妳真厲害!又搖又叫地,真是風騷的可以,不過,咦──這次的水流到哪兒去了?」
  「在乳房上面。」
  茉莉是趴著那,些淫水流濕了她的整個前胸。只見張光堂又道:
  「這是一次未曾有過的經驗,難怪有句話說女人是水做的,真是水做的,哈,哈哈。」
  「我以為是尿水排出來的哩!」
  「不是尿水,是另外一種分泌液──。」
  「可是我和別的男人在一起時,他們都說是尿水。」
  茉莉兀自不知地回答。
  「女人興奮時,正常的生理作用,一定會排出潤滑液。只不過向妳這麼多水的女人,我雖
然聽過,今天卻是第一次碰上了。」
  兩人雙雙到浴室清潔。
  「如果下次還要找妳的話,如何聯絡呢?」
  「我不喜歡固定的聯絡方式。在我興趣來時,我就安排向今天這樣的場合──不期而遇。
我挑選對象,然後去接近他。」
  「妳倒是挺有原則的嘛,這樣給人一種新鮮又奇妙的感覺,保持不變的興趣。」
  張光堂在她的粉臉上又親了一陣。兩個人這才向熱戀的情人,依依著走出飯店。
  張光堂只想回家好好睡個覺。
  他一手拂去衣領的發絲,另一手握著方向盤開車。他和茉莉那女學生淋漓盡緻地做完了
愛,現在正往回家的路開車。
  茉莉那種多水的女人,真是難得碰見,他迅想著,同時嘴角浮起一絲淺笑。
  就在他停後紅燈的時候,他從車窗外望,看見一個帶著淺色太陽眼鏡的女人。
  「這個女人很不錯!」
  他的身體然有些疲勞,但看到好的女人時,就不肯放鬆了。並不是馬上想到做愛的事,而
是想設法接近後,再找機會下手。
  於是他將車子停在路邊,等待那女人走過來。
  這個女人有一種異樣的神情,她懶洋洋地走著,眼皮垂下完全不注意周圍的事物。她的肌
膚很白,裸露於洋裝外的一雙腿,更是雪般潔白,任何男人都會為她心動的。
  她的臉型略微小了些,五官卻很秀氣。全身散發著慵懶而嫵媚的氣息。
  「妳好!」
  當那女人走近車旁時,張光堂溫文有理地寒暄著。
  她好沒有感到驚奇,只是緩緩地轉過身來,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能為妳效勞嗎?不知妳要去哪兒?」
  「我要去買些食物。」女人回答
  張光堂打開車門她大方地坐進去。
  「妳住在這附近嗎?」
  「是的。」
  「敝姓張,這是我的名片。」他掏出名片,同時問道:「請教小姐在哪兒高就?」
  「我沒有做事。」
  女人回答著。這時汽車已開至超市場,他停好車子,陪她進去。這女人大概很少接觸陽光,
白白的肌膚顯得非常細潔。
  她仍然懶洋洋地走著,突然自言自語說道:「最討厭那個胖子了。」
  「胖子是誰?」張光堂驚異地問。
  「他老是不停的咳嗽。」
  「他是妳的男人嗎?」
  「可以這麼說。」
  「你們住在一起?」
  「不,他每星期來兩次,今天可能會來。」
  張光堂望著她的背影,
  想著她那一身白肉躺在一個會咳嗽的胖子懷中的情形,他有點為她不值的說:「既然討厭
他,自己找個工作不就得了。」
  女人靜靜站立於食物架旁,她把手指放在嘴唇裡,不知在沉思什麼。
  看見她那楚楚動人的表情,張光堂的疲勞已經消失盡淨,他開始興奮起來了。這位白肌膚
的女人叫「金晶」。
  金晶挑選了一大袋的食物和罐頭,張光堂幫她提到車上,然後送她回家。
  「妳是很迷人的那種女人,很性感。」
  「──連你也這麼說,可是我很懶散。」
  「這就是妳迷人的地方。妳那種懶懶散散的樣子,使男人一見,就會連想到剛剛做完那種
是一樣。」他開始挑逗地說。
  「哎呀,不要胡說。」
  她嬌真地推著他的膝蓋。手指尖細、玉雕似的。
  張光堂大膽地伸手取下她的眼鏡。首先接觸到了她那雙眩目細長的眼睛,和一對小巧的耳
朵。
  他輕輕撫摸她的頸部,金晶有些昏眩般地,眼睛泛起了一層濕潤。
  「妳好像很容易進入情況。」
  「......。」金晶閃著長睫毛,沒有回答。
  他膽子更大了,伸手摸進她洋裝下的白腿,在一次挑逗地問道:
  「妳時常做那種是嗎?」
  金晶輕輕地撥開他的手,有點顫抖的樣子。
  「妳太性感了,我閉著眼睛仍可感覺到妳全身白肌肉的誘惑!」他的一股性慾開始沖激
著,說道:「我可以去找妳嗎?當然,我會先打電話。」
  她留下了電話號碼,同時回道:
  「胖子沒來的話,你可以來。」
  「真感謝妳。金晶,我不知該怎麼說才好。」
  車子終於抵達她的住處。張光堂幫她搬下食物袋。金晶沒有邀請他進入,她只輕聲地說:
「謝謝你的幫忙。」
  當她張口道謝時,張光堂將嘴唇湊上。她矜持地轉以臉接受。然後多情地拋了一個媚眼,
把門關上。
  張光堂雖然和那位女學生茉莉才做過愛,但是白肌膚的金晶已在他的心頭投下了一顆激情
的炸彈,他一面開車回家,一面忍受著下體那種膨脹的興奮。
  他回到公司已經下班了。一個人翻看著公司的業務,愈看愈乏味。滿室裡都是金晶那種散
懶的影像,那種白肌肉的迷茫......。
  抱著試試看的心情,張光堂開始撥電話給金晶。電話鈴響了十來下,終於傳來她那慢吞吞
的聲音:
  「喂......。」
  「妳是金晶嗎?我是....妳知道我是誰吧?」
  「你就是剛才開車送我的那位呀!」
  「很冒昧打電話給妳,那個人在妳那嗎?」張光堂試探地問。
  「你是說胖子嗎?他有急事,明天才要來。剛剛還打電話來問我哪兒去了,我是好心為他
去買食物的。」
  張光堂腦筋轉的很快,他緊張的對著話筒,一字一句地說道:「嗨!我想見妳。」
  「.......。」
  「我馬上就過去,真想妳.....。」
  他說完隨即掛斷電話。對付女人要把握時機合和適當的分寸,他如果在閒聊下去,難保她
會改變主意。
  張光堂興沖沖地來到金晶的家。
  他按下門鈴,站在一旁整了整領帶。經過了片刻時間仍不見有人來開門,心想恐怕她溜了。
正要回頭的時候,突然,門開啟了。
  金晶臉上有淡淡的妝扮,她穿著一件低胸的睡衣,隱約可以看見柔軟的乳房,那麼雪白
地....。
  張光堂一顆心開始跳起來了,他誰著她走到沙發前,肯定了室內在也沒有別人時,他突然
兩手摟住她的細腰。
  金晶停住腳步,讓他吻著她的頸背。她的肩膀弧度非常優美,很有魅力。她的手臂光滑而
冰涼,摸起來令人感到舒暢極了。
  「妳是白玉雕琢的美人!」
  他闆過她的身子,深深地親吻著她的香唇,舌頭微妙地勾著她的牙床,下體緊緊頂住她的
睡衣.......。
  她的兩手漸漸地高舉,幾根腋毛飄浮著,張光堂可以肯定她的陰毛一定不多,但是很黑。
  他摟住她的裸肩,發覺她輕輕地抖著。
  他出其不意地將金晶推倒在床上,然後從衣角伸手進去,他的手滑到她稀薄的草原地帶,
那兒的肌膚有些冰涼,他的手指頭伸向她的閉合處,感覺有些濕黏黏地。
  金晶的雙腿慢慢鬆開,他緩慢地將手指頭勾入她的那裡頭去。
  「唔───嗯。」她發出鼻音。
  「我要妳,我一定要好好的享受妳。」
  他一面說著,一面努力地勾弄她的陰核。
  金晶的嘴唇微抖著,她合著雙眼,頭部往後仰著,頸部透明雪白的肌膚上可以看見微微青
色的血管。
  張光堂開始解除她的睡衣。在她的睡衣裡頭,竟然是一點兒什麼也沒穿。這是平常難得見
到的白晢胴體。
  金晶張開微微的嘴唇,是一種饑渴的表情。他的手開始輕捏她的乳頭,用掌撫摸她的乳溝。
  她的胸部已經開始起伏著,喉嚨發出朦朧不輕的藝語。
  他的手在她全身上滑動,從她敏感的耳朵、頸部而至柔細的香肩。滑過她凝脂般的乳房和
平滑的小腹,最後停在她胯下的肉縫處.......。輕輕地勾弄著。
  張光堂的手指感受到比剛才更強的力量的包圍,如果想把手指頭深入內部,不加點力氣是
無法辦到的。
  金晶的雙手已經移動到床單上,她的手抓住床單,不停地撕扯著。她的下顎微突著,那是
高潮將臨的顛峰狀態。
  於是張光堂坐起身來,對於這樣一位白美人,他最初就有親吻她下體的想法。果然,金晶
的陰毛正如他所想的那樣,不多,可是很黑。
  當他將金晶的雙腿分開時,她受驚地叫了一聲,隨即又帶著鼻音地「唔──唔。」叫起來。
  「唔──唔──唔.....。」
  金晶把臉側轉,好像在忍受什麼痛苦一般,身體不住地扭轉......。
  她腋下稀薄而烏亮的腋毛,顯得非常性感。
  張光堂伏下身子,將舌頭去舔她陰部的附近,然後在她的陰核上不住地吮吸著彷佛是在吃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都市激情

都市激情
点击:908-0201:54愛妻的兼職-AV演出
点击:1408-0804:27小保姆成为我的女王
点击:2108-1101:31[现代情感] 大山里的故事
点击:1708-0201:57被飼養的暑假旅遊
点击:3608-0701:40真实的偷情电梯里搞邻居的少妇
点击:5508-0901:55[人妻乱伦]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改编
点击:2608-1201:05[人妻乱伦] 我和我的哥
点击:1208-0804:27内裤奇缘上
点击:3708-0901:53老婆被骗拍成人影片
点击:708-0201:55淫亂的格林童話─青蛙王子
点击:1607-3101:18系花任我騎
点击:2908-0901:53我做摄影师那些年的回忆
点击:4208-1004:03[现代情感] 小雨破处记
点击:18602-1301:35甜儿好甜
点击:3208-1101:32[人妻乱伦] 出差时一次按摩的经历
点击:2508-0901:55[人妻乱伦] 女干部贾云淫事录
点击:9011-2001:30家庭野战
点击:7604-0419:55美少女调教06
点击:1208-0804:28最爱紧身牛仔裤
点击:1407-3101:17校花小希
点击:2708-0901:55[人妻乱伦] 阖家欢乐的深山人妻
点击:11604-0519:48小婷婷的爱1
点击:2408-0901:55[人妻乱伦] 愛偷吃的超辣人妻
点击:3808-0901:54邻居美若天仙少妇
点击:5708-0701:41淫荡的银行女员们
点击:1607-2402:12我真實的第一次性愛-與少婦
点击:2508-1004:03[人妻乱伦] 我与妈妈
点击:3708-0804:28勾引女同事1
点击:1008-0201:56成績不好用肉體代替
点击:2708-1004:03让姐夫为我开苞
強迫曝光,哺乳期可以吃柚子皮吗,哺乳期可以吃枸杞吗,哺乳期可以吃枸杞么,哺乳期可以吃枸杞子吗,哺乳期可以吃槟榔吗
哺乳期可以吃柚子皮吗-成人影片線上看、性愛自拍視頻直播、AV情色短片A片,巨乳M奶美少婦姬野尤里更衣做家務,哺乳期可以吃柚子皮吗青春期兒子放學回家想和媽媽發生進一步關係,近親相姦成人影片,穿著齊B小短裙的美熟女岳母秋山靜香誘人犯罪,跟妻子母親的同居生活母子亂倫,狼虎之年的媽媽果然性慾旺盛口交技術爐火純青,無套插穴乳射背叛女兒。。。。。。

本网站提供的最新天堂电影成人电影天堂电影美女美图天堂电影性爱小说天堂电影成人视频,资源均系收集于各大视频网站,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都市激情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网页底部邮箱地址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

Copyright @2013-2019 天堂电影 www.msi1.net ICP备2014111号

msi1.net天堂电影 的SEO综合查询_站长工具|msi1.net天堂电影 的综合查询_爱站网

天堂电影手机版| 求片留言| 播放帮助| 网站地图| RSS订阅| 百度地图| 谷歌地图| 联系天堂电影:[email protected]

哺乳期可以练瑜伽不 哺乳期可以推拿吗 哺乳期可以顺直头发吗 哺乳期可以画指甲吗 哺乳期可以喝燕窝吗 哺乳期可以喝糖水吗 哺乳期可以喝绿豆水吗 哺乳期可以打封闭吗 哺乳期可以喝梨水吗 哺乳期可以用妇净丹 哺乳期可以贴面膜么 哺乳期可以喝普洱吗 哺乳期可以涂bb霜吗 哺乳期可以用的瘦身产品 哺乳期可以用芒硝吗 哺乳期可以用玫瑰精油 哺乳期可以用化妆品吗 哺乳期可以服用毓婷吗 哺乳期可以喝乌龙茶 哺乳期可以穿胸罩 哺乳期可以激光祛痣吗 哺乳期可以拉直发吗 哺乳期可以护肤么 哺乳期可以用防晒霜么 哺乳期可以激光祛斑 哺乳期可以用洁尔阴吗 哺乳期可以输液吗 哺乳期可以喝酸奶 哺乳期可以用护肤品吧 哺乳期可以用膏药 哺乳期可以用瓷肌吗 哺乳期可以喝灵芝汤吗 哺乳期可以喝抹茶吗 哺乳期可以使用精油 哺乳期可以喷狐臭吗 哺乳期可以喝碳酸饮料 哺乳期可以喝椰子粉吗 哺乳期可以喝安乃近吗 哺乳期可以吃橘子不 哺乳期可以用的瘦身贴 哺乳期可以喝阿莫西林吗 哺乳期可以喝什么茶 哺乳期可以贴止痛膏吗 哺乳期可以喝山楂片吗 哺乳期可以喝八珍汤吗 哺乳期可以喝香蕉醋吗 哺乳期可以抹减肥膏吗 哺乳期可以用洁尔阴洗液 哺乳期可以纹眉 哺乳期可以喝生脉饮吗 哺乳期可以用黄道益 哺乳期可以喝普洱茶么 哺乳期可以用的痔疮药 哺乳期可以喝消炎药吗 哺乳期可以用面膜吗 哺乳期可以用康王吗 哺乳期可以喝点咖啡吗 哺乳期可以涂狐臭药吗 哺乳期可以用海藻面膜吗 哺乳期可以烫染头发 哺乳期可以锻炼 哺乳期可以文眉么 哺乳期可以敷面膜么 哺乳期可以喝减肥茶吗 哺乳期可以用氟轻松 哺乳期可以用面霜 哺乳期可以喝峰蜜吗 哺乳期可以上网吗 哺乳期可以刮痧拔罐吗 哺乳期可以用防晒乳吗 哺乳期可以喝饮料么 哺乳期可以喝柠檬片吗 哺乳期可以喝柠檬蜂蜜吗 哺乳期可以喝的减肥茶 哺乳期可以喝蜂王浆 哺乳期可以喝黑枸杞吗 哺乳期可以泡足光散吗 哺乳期可以喝乌龟汤吗 哺乳期可以喝荷叶灰吗 哺乳期可以用滴鼻净吗 哺乳期可以协议离婚么 哺乳期可以喝核桃奶吗 哺乳期可以喝石斛汤吗 哺乳期可以化淡妆吗 哺乳期可以服用三七粉吗 哺乳期可以流产吗 哺乳期可以使用保养品吗 哺乳期可以用洁尔阴 哺乳期可以喝茉莉花茶吗 哺乳期可以用爆水神器 哺乳期可以穿瘦腿袜吗 哺乳期可以用碧欧泉吗 哺乳期可以拉头发吗 哺乳期可以喝纯奶吗 哺乳期可以喝花茶吗 哺乳期可以减大肚腩吗 哺乳期可以喝什么茶减肥 哺乳期可以喝王老吉吗 哺乳期可以健身吗 哺乳期可以点眼药吗 哺乳期可以用保妇康栓 哺乳期可以带环吗 哺乳期可以和玫瑰花茶吗 哺乳期可以看牙齿吗 哺乳期可以吃鲈鱼 哺乳期可以纹眼线吗 哺乳期可以拍ct吗 哺乳期可以抹指甲油 哺乳期可以体检吗 哺乳期可以美甲么 哺乳期可以涂外用药吗 哺乳期可以化妆烫头吗 哺乳期可以喝龟汤吗 哺乳期可以喝初元吗 哺乳期可以带隐形眼镜 哺乳期可以用红花油吗 哺乳期可以喝茶叶水吗 哺乳期可以打针吗 哺乳期可以用白矾泡脚吗 哺乳期可以喝葡萄酒吗 哺乳期可以用艾灸吗 哺乳期可以香蕉吗 哺乳期可以洗桑拿吗 哺乳期可以拉双眼皮吗 哺乳期可以用红花油 哺乳期可以喝咖啡么 哺乳期可以用百雀羚吗 哺乳期可以外用药 哺乳期可以喝酒酿吗 哺乳期可以用护发素吗 哺乳期可以喷西瓜霜 哺乳期可以少量喝咖啡吗 哺乳期可以染烫头发吗 哺乳期可以喝白兰根吗 哺乳期可以汗蒸吗 哺乳期可以多喝豆奶粉吗 哺乳期可以喝凉水吗 哺乳期可以喝巧克力奶吗 哺乳期可以抹达克宁吗 哺乳期可以修牙 哺乳期可以切除副乳吗 哺乳期可以喝花茶减肥吗 哺乳期可以染头发么 哺乳期可以开背吗 哺乳期可以穿高根鞋吗 哺乳期可以喝牛奶吗 哺乳期可以用克霉唑软膏 哺乳期可以秀眉毛吗 哺乳期可以用 哺乳期可以服三金片吗 哺乳期可以用美白产品 哺乳期可以用隔离霜吗 哺乳期可以喝碳酸饮料嘛 哺乳期可以什么护肤品 哺乳期可以打麻醉药吗 哺乳期可以吃粽子么 哺乳期可以化妆妈 哺乳期可以喝卡其花吗 哺乳期可以胸透吗 哺乳期可以喝啊胶吗 哺乳期可以打美白针吗 哺乳期可以跑步吗 哺乳期可以用暖宝宝吗 哺乳期可以戴耳环么 哺乳期可以纹唇吗 哺乳期可以用肛泰贴吗 哺乳期可以用抗生素 哺乳期可以吃枸杞么 哺乳期可以用金达克宁吗 哺乳期可以束缚减肥 哺乳期可以喝果粒橙吗 哺乳期可以喝荞麦茶吗 哺乳期可以喝急支糖浆 哺乳期可以使用亮甲吗 哺乳期可以辞退 哺乳期可以请长假吗 哺乳期可以喝绿茶 哺乳期可以咖啡灌肠吗 哺乳期可以穿瘦腿袜 哺乳期可以辞退员工 哺乳期可以吃鱿鱼吗 哺乳期可以烫发染发吗 哺乳期可以喝四物饮吗 哺乳期可以喝咖啡 哺乳期可以用明矾泡脚吗 哺乳期可以喝菊花茶吗 哺乳期可以穿塑身内衣吗 哺乳期可以带隐形吗 哺乳期可以喝豆奶吗 哺乳期可以和玫瑰花么 哺乳期可以吃蚬子吗 哺乳期可以烫发尾吗 哺乳期可以刮沙吗 哺乳期可以贴海藻膜吗 哺乳期可以跳绳吗 哺乳期可以精油按摩吗 哺乳期可以喝醋么 哺乳期可以用阿莫西林吗 哺乳期可以去按摩吗 哺乳期可以用的消炎药 哺乳期可以喝冰饮料吗 哺乳期可以吃螃蟹吗 哺乳期可以抹狐臭药吗 哺乳期可以带美瞳吗 哺乳期可以喝椰汁吗 哺乳期可以喝黑鱼汤么 哺乳期可以喝藏红花吗 哺乳期可以喝麦片吗 哺乳期可以化淡妆 哺乳期可以喝胖大海 哺乳期可以和豆浆吗 哺乳期可以打疫苗吗 哺乳期可以穿塑身裤吗 哺乳期可以激光吗 哺乳期可以喝益母颗粒吗 哺乳期可以飘眉吗 哺乳期可以用半月清吗 哺乳期可以喝冷饮 哺乳期可以喝姜茶吗 哺乳期可以用面霜吗 哺乳期可以用粉底吗 哺乳期可以喝果汁饮料吗 哺乳期可以贴暖贴吗 哺乳期可以戴隐形眼镜吗 哺乳期可以喝核桃露吗 哺乳期可以打流感疫苗 哺乳期可以喝黑咖啡么 哺乳期可以打聚肌胞吗 哺乳期可以涂眼霜吗 哺乳期可以喝豆奶粉吗 哺乳期可以多喝白开水吗 哺乳期可以抹护肤品吗 哺乳期可以喝荷叶茶 哺乳期可以贴三伏贴吗 哺乳期可以喝玫瑰茶吗 哺乳期可以输青霉素吗 哺乳期可以练习瑜伽吗 哺乳期可以喝咖啡不 哺乳期可以激光祛痘吗 哺乳期可以喝哪些汤 哺乳期可以喝山楂水吗 哺乳期可以摇呼啦圈吗 哺乳期可以用派瑞松 哺乳期可以喝柠檬茶 哺乳期可以检查乳腺吗 哺乳期可以搞头发吗 哺乳期可以使化妆品吗 哺乳期可以抹瘦身霜吗 哺乳期可以玫瑰花茶吗 哺乳期可以埋线减肥 哺乳期可以用袋鼠妈妈吗 哺乳期可以喝苹果醋吗 哺乳期可以喝麦芽糊精吗 哺乳期可以服用肠虫清吗 哺乳期可以牙 哺乳期可以喝羊杂汤吗 哺乳期可以切除痔疮吗 哺乳期可以用马应龙 哺乳期可以喝冷水吗 哺乳期可以喝酸奶么 哺乳期可以美白吗 哺乳期可以饮茶吗 哺乳期可以喝黑咖啡吗 哺乳期可以软化头发吗 哺乳期可以喝姜汤吗 哺乳期可以喝杏仁露吗 哺乳期可以喝八正片 哺乳期可以喝荔枝蜜吗 哺乳期可以埋线减肥吗 哺乳期可以喝酵素吗 哺乳期可以矫正牙吗 哺乳期可以人工流产吗 哺乳期可以用克霉唑吗 哺乳期可以喝减肥吗 哺乳期可以喝肺宁颗粒吗 哺乳期可以烫离子烫吗 哺乳期可以用艾叶吗 哺乳期可以喝绿茶么 哺乳期可以喝红茶吗 哺乳期可以喝竹叶水吗 哺乳期可以打乙肝疫苗 哺乳期可以贴瘦身贴 哺乳期可以喝乌鸡汤吗 哺乳期可以饮凉茶吗 哺乳期可以烫头发 哺乳期可以软化头发 哺乳期可以用冰可儿吗 哺乳期可以用马油霜吗 哺乳期可以戴胸罩吗 哺乳期可以喝白开水吗 哺乳期可以用的痔疮膏 哺乳期可以用磁石 哺乳期可以使用辅舒良吗 哺乳期可以喝咖啡饮料吗 哺乳期可以喝vc泡腾片 哺乳期可以喝兰香子吗 哺乳期可以精油开背吗 哺乳期可以化妆 哺乳期可以埋线吗 哺乳期可以用克霉唑溶液 哺乳期可以喝桑叶茶吗 哺乳期可以喝醋泡香蕉吗 哺乳期可以喝午时茶吗 哺乳期可以喝醋吗 哺乳期可以用哪些化装品 哺乳期可以喝酒吗 哺乳期可以喝汽水 哺乳期可以喝米酒么 哺乳期可以喝香飘飘吗 哺乳期可以喝豆粉吗 哺乳期可以喝左旋咖啡吗 哺乳期可以用避孕膜吗 哺乳期可以吃柚子皮吗 哺乳期可以化眼线吗 哺乳期可以起诉离婚吗 哺乳期可以喝墨鱼汤吗 哺乳期可以汗蒸 哺乳期可以喝雪碧 哺乳期可以用板蓝根吗 哺乳期可以用美白产品吗 哺乳期可以用减肥贴妈 哺乳期可以喝芝麻糊吗 哺乳期可以喝花生牛奶吗 哺乳期可以点穴减肥吗 哺乳期可以喝阿华田吗 哺乳期可以染发梢吗 哺乳期可以用甲硝唑栓 哺乳期可以打羽毛球吗 哺乳期可以喝灵芝水吗 哺乳期可以喝红豆汤吗 哺乳期可以用马油吗 哺乳期可以喝点啤酒吗 哺乳期可以带首饰吗 哺乳期可以隆胸吗 哺乳期可以离子烫吗 哺乳期可以带隐形 哺乳期可以喝藕粉吗 哺乳期可以弄牙齿吗 哺乳期可以食蛇吗 哺乳期可以散步减肥吗 哺乳期可以怀孕么 哺乳期可以喝夏桑菊吗 哺乳期可以冷光美白吗 哺乳期可以压双眼皮吗 哺乳期可以喝花果茶吗 哺乳期可以点志吗 哺乳期可以烫发梢吗 哺乳期可以护肤品吗 哺乳期可以杀神经吗 哺乳期可以用克霉唑乳膏 哺乳期可以用开瑞坦吗 哺乳期可以染头发薄 哺乳期可以用精油皂吗 哺乳期可以喝大米粥吗 哺乳期可以用肛泰吗 哺乳期可以护肤吗 哺乳期可以使用吗丁啉 哺乳期可以贴肛泰吗 哺乳期可以去汗蒸吗 哺乳期可以喝双黄连 哺乳期可以喝维c泡腾片 哺乳期可以食用阿胶吗 哺乳期可以喝藿香正气吗 哺乳期可以喝绿茶嘛 哺乳期可以用洁面乳么 哺乳期可以染发吗 哺乳期可以和可乐吗 哺乳期可以喝羊肉汤 哺乳期可以喝板蓝根 哺乳期可以喝开水吗 哺乳期可以请事假吗 哺乳期可以喝杜仲茶吗 哺乳期可以请病假吗 哺乳期可以食醋吗 哺乳期可以蜂蜜 哺乳期可以吃蛏子吗 哺乳期可以喝五味子茶 哺乳期可以纹眉吗 哺乳期可以用化痔栓吗 哺乳期可以喝纯奶 哺乳期可以喝立顿红茶吗 哺乳期可以喝清轻茶吗 哺乳期可以用的化妆品 哺乳期可以喝鲜奶吗 哺乳期可以喝板兰根吗 哺乳期可以穿普通内衣吗 哺乳期可以化妆吗 哺乳期可以快走吗 哺乳期可以减肥吗怎么减 哺乳期可以喝鱼腥草吗 哺乳期可以用辅舒良吗 哺乳期可以喝瘦身茶吗 哺乳期可以用碘酒吗 哺乳期可以喝生姜水吗 哺乳期可以绣眉吗 哺乳期可以吸烟吗 哺乳期可以服用优甲乐吗 哺乳期可以喝正气水 哺乳期可以喝羊肉汤吗 哺乳期可以美甲吗 哺乳期可以涂口红吗 哺乳期可以使用护肤品么 哺乳期可以罗汉果茶吗 哺乳期可以喝薏米水吗 哺乳期可以用妇科药吗 哺乳期可以喝常润茶吗 哺乳期可以玩电脑吗 哺乳期可以瘦身 哺乳期可以用护肤品 哺乳期可以激光点痦子吗 哺乳期可以喝板蓝根么 哺乳期可以喝苦丁茶吗 哺乳期可以用点斑水吗 哺乳期可以喝柚子茶吗 哺乳期可以泡足光粉吗 哺乳期可以快走减肥吗 哺乳期可以喝珍珠奶茶吗 哺乳期可以用麻醉药吗 哺乳期可以戴首饰吗 哺乳期可以喝益力多 哺乳期可以使用绵羊油吗 哺乳期可以用狐臭灵吗 哺乳期可以化装么 哺乳期可以用百多邦吗 哺乳期可以化淡妆么 哺乳期可以喝奶昔减肥吗 哺乳期可以吃腌制食品吗 哺乳期可以喝板兰根 哺乳期可以喝夏枯草膏吗 哺乳期可以协议离婚吗 哺乳期可以使用酵素吗 哺乳期可以用马应龙吗 哺乳期可以用妇净丹吗 哺乳期可以喝葡萄糖水吗 哺乳期可以喝柠檬水吗 哺乳期可以服用阿胶吗 哺乳期可以刮痧么 哺乳期可以跳操减肥么 哺乳期可以喝血尔吗 哺乳期可以喝泡腾片吗 哺乳期可以化眉毛吗 哺乳期可以帖膏药吗 哺乳期可以喝酸梅汤么 哺乳期可以用兰芝么 哺乳期可以无痛人流吗 哺乳期可以喝酒 哺乳期可以瘦身贴吗 哺乳期可以纹身吗 哺乳期可以染脚指甲油吗 哺乳期可以喝木薯粉吗 哺乳期可以丰胸么 哺乳期可以面膜吗 哺乳期可以喝加多宝吗 哺乳期可以喝苦荞麦茶吗 哺乳期可以烫发吗 哺乳期可以喝黄酒吗 哺乳期可以喝糯米酒吗 哺乳期可以喝金银花吗 哺乳期可以用复方精油吗 哺乳期可以喝拿铁吗 哺乳期可以烫头吗 哺乳期可以服用酵素吗 哺乳期可以喝蜜糖 哺乳期可以辞退员工吗 哺乳期可以带文胸 哺乳期可以喝菊花 哺乳期可以用美白护肤品 哺乳期可以喝什么饮料 哺乳期可以抽烟喝酒吗 哺乳期可以染头烫头吗 哺乳期可以打麻药吗 哺乳期可以用碘伏 哺乳期可以用肚脐贴吗 哺乳期可以精油减肥吗 哺乳期可以割双眼皮么 哺乳期可以喝冰红茶吗 哺乳期可以喝荷叶减肥吗 哺乳期可以戴收复的吗 哺乳期可以喝黑枸杞 哺乳期可以洗温泉吗 哺乳期可以软化头发不 哺乳期可以喝白兰氏鸡精 哺乳期可以用bb吗 哺乳期可以喝枸杞水吗 哺乳期可以用红石榴水 哺乳期可以洗直头发吗 哺乳期可以喝藿香正气液 哺乳期可以喝茶叶水 哺乳期可以服紧急避孕药 哺乳期可以开眼角吗 哺乳期可以使用扶他林吗 哺乳期可以喝洛神花吗 哺乳期可以喝蜜糖吗 哺乳期可以喝柠檬水么 哺乳期可以用那些护肤品 哺乳期可以喝啤酒吗 哺乳期可以喝碧生源吗 哺乳期可以同房 哺乳期可以体检 哺乳期可以用的感冒药 哺乳期可以喝胶原蛋白吗 哺乳期可以吃螃蟹粥吗 哺乳期可以喝奶茶嘛 哺乳期可以用的减肥方法 哺乳期可以和啤酒吗 哺乳期可以喝雪菊 哺乳期可以去补牙吗 哺乳期可以喝番泻叶吗 哺乳期可以喝罗汉果茶吗 哺乳期可以用硫磺皂吗 哺乳期可以偶尔喝咖啡 哺乳期可以喝姜茶 哺乳期可以芹菜吗 哺乳期可以喝绿茶吗 哺乳期可以调岗吗 哺乳期可以喝茉莉花茶 哺乳期可以涂脚指甲油 哺乳期可以穿高跟鞋吗 哺乳期可以喝可乐嘛 哺乳期可以喝醋蛋液吗 哺乳期可以修补牙齿吗 哺乳期可以上夜班吗 哺乳期可以喝酸梅汤吗 哺乳期可以用马油 哺乳期可以喝益力多吗 哺乳期可以染发烫发么 哺乳期可以服维生素e吗 哺乳期可以抹化妆品吗 哺乳期可以喝茶吗冬天 哺乳期可以用兰芝吗 哺乳期可以带隐形眼睛吗 哺乳期可以喝咖啡吗 哺乳期可以喝椰子 哺乳期可以穿内衣吗 哺乳期可以喝减肥果么 哺乳期可以喝花旗参吗 哺乳期可以喝洛神花茶吗 哺乳期可以用甲硝唑栓吗 哺乳期可以使用名露吗 哺乳期可以喝蛋白粉吗 哺乳期可以喝奶粉么 哺乳期可以用凉水吗 哺乳期可以喝玫瑰花茶吗 哺乳期可以用百雀羚 哺乳期可以跳减肥操吗 哺乳期可以喝汽水吗 哺乳期可以用采乐吗 哺乳期可以戴隐形眼镜 哺乳期可以喝罗汉果水 哺乳期可以化装吗 哺乳期可以烧牙神经吗 哺乳期可以使用痔疮膏吗 哺乳期可以阴道上药 哺乳期可以去痣吗 哺乳期可以慢跑吗 哺乳期可以减肥吗 哺乳期可以喝十滴水吗 哺乳期可以喝荷叶水 哺乳期可以喝中药吗 哺乳期可以用bb霜吗 哺乳期可以用风油精吗 哺乳期可以用减肥贴吗 哺乳期可以涂减肥膏吗 哺乳期可以喝玫瑰花吗 哺乳期可以喝奶茶吗 哺乳期可以用康妇消炎栓 哺乳期可以羊肉吗 哺乳期可以吃馿胶补血 哺乳期可以喝荷叶泡水吗 哺乳期可以喝芬达吗 哺乳期可以用口红吗 哺乳期可以用鸡眼膏吗 哺乳期可以喝酵素 哺乳期可以喝凉茶吗 哺乳期可以和苦荞茶吗 哺乳期可以喝决明子茶吗 哺乳期可以用苦参栓吗 哺乳期可以嫁接睫毛吗 哺乳期可以图指甲油吗 哺乳期可以挑染头发吗 哺乳期可以看牙吗 哺乳期可以拉直板吗 哺乳期可以贴暖宝宝吗 哺乳期可以喝党参酒吗 哺乳期可以学美甲吗 哺乳期可以喝花粉 哺乳期可以提前下班吗 哺乳期可以用狐臭液吗 哺乳期可以化妆嘛 哺乳期可以纹眉毛吗 哺乳期可以结扎吗 哺乳期可以护肤品 哺乳期可以用采乐 哺乳期可以喝金银花露吗 哺乳期可以喝金银花茶吗 哺乳期可以用活络油吗 哺乳期可以回奶的食物 哺乳期可以喝雪碧吗 哺乳期可以喝的减肥药 哺乳期可以接牙吗 哺乳期可以献血吗 哺乳期可以拉直头发吗 哺乳期可以化妆涂口红 哺乳期可以节食减肥吗 哺乳期可以喝玫瑰花茶么 哺乳期可以喝茶减肥吗 哺乳期可以喝速溶咖啡吗 哺乳期可以喝蜂蜜加醋 哺乳期可以喝茶么 哺乳期可以喝茶水 哺乳期可以烫睫毛 哺乳期可以用纯露吗 哺乳期可以喝孕妇奶粉吗 哺乳期可以吃醪糟 哺乳期可以吃豇豆吗 哺乳期可以喝碳酸饮料吗 哺乳期可以拍牙片吗 哺乳期可以喝纯牛奶吗 哺乳期可以喝中药 哺乳期可以喝黑苦荞茶吗 哺乳期可以喝三七粉吗 哺乳期可以练瑜珈吗 哺乳期可以打网球吗 哺乳期可以用达力士吗 哺乳期可以绣眉么 哺乳期可以喝饮料吗 哺乳期可以抹粉底吗 哺乳期可以喝菊花水吗 哺乳期可以喝茶叶吗 哺乳期可以丰胸 哺乳期可以吃槟榔吗 哺乳期可以喝咳特灵吗 哺乳期可以吃橘子么 哺乳期可以以吃香蕉吗 哺乳期可以喝红糖水吗 哺乳期可以喝蜂蜜茶吗 哺乳期可以洁牙吗 哺乳期可以吃枸杞吗 哺乳期可以喝可可粉吗 哺乳期可以吃螃蟹脚吗 哺乳期可以用精油吗 哺乳期可以泡药浴吗 哺乳期可以洗洗面奶吗 哺乳期可以喝椰奶吗 哺乳期可以贴眼膜吗 哺乳期可以上环嘛 哺乳期可以喝克感敏吗 哺乳期可以打头孢吗 哺乳期可以用娇韵诗吗 哺乳期可以穿文胸吗 哺乳期可以挂盐水吗 哺乳期可以喝绿豆汤吗 哺乳期可以喝酸奶吗 哺乳期可以抹指甲油吗 哺乳期可以喝六个核桃吗 哺乳期可以喝荷叶水吗 哺乳期可以用棒女郎吗 哺乳期可以打水光针吗 哺乳期可以用的护肤品牌 哺乳期可以喝大麦茶吗 哺乳期可以激光祛斑吗 哺乳期可以刮痧瘦腿吗 哺乳期可以穿胸罩吗 哺乳期可以喝感冒药吗 哺乳期可以咖啡吗 哺乳期可以喝羊奶粉吗 哺乳期可以喝苹果醋 哺乳期可以敷面膜吗 哺乳期可以用比度克吗 哺乳期可以喝雪菊吗 哺乳期可以服用板蓝根吗 哺乳期可以用激光祛斑吗 哺乳期可以喝野菊花茶吗 哺乳期可以涂黄道益吗 哺乳期可以喝当归吗 哺乳期可以喝荷叶茶么 哺乳期可以用丰胸贴吗 哺乳期可以喝初元么 哺乳期可以用酒精吗 哺乳期可以烫染头发吗 哺乳期可以输头孢吗 哺乳期可以涂脚指甲油吗 哺乳期可以阴道给药吗 哺乳期可以喷唯达宁吗 哺乳期可以服用避孕药吗 哺乳期可以喝冰酸奶吗 哺乳期可以经络减肥吗 哺乳期可以挂水吗 哺乳期可以喝红牛吗 哺乳期可以打消炎针吗 哺乳期可以喝藕粉 哺乳期可以喝葡萄酒 哺乳期可以用mg面膜吗 哺乳期可以喝米酒汤吗 哺乳期可以喝双飞水吗 哺乳期可以食麦片吗 哺乳期可以喝鸽子汤吗 哺乳期可以喝减肥奶昔 哺乳期可以喝椰子汁吗 哺乳期可以用欧树吗 哺乳期可以喝少量咖啡吗 哺乳期可以练瑜伽么 哺乳期可以用达克宁栓吗 哺乳期可以贴膏药吗 哺乳期可以去足浴吗 哺乳期可以喝姜糖水 哺乳期可以喝薏米吗 哺乳期可以用的鼻炎药 哺乳期可以戴文胸吗 哺乳期可以修牙吗 哺乳期可以用睫毛膏吗 哺乳期可以喝藏红花 哺乳期可以拍婚纱照吗 哺乳期可以桑拿汗蒸吗 哺乳期可以适当减肥吗 哺乳期可以穿塑身衣吗 哺乳期可以贴肚脐贴吗 哺乳期可以吃鱿鱼丝 哺乳期可以涂指甲油吗 哺乳期可以喝红糖吗 哺乳期可以吃枸杞子吗 哺乳期可以生气吗 哺乳期可以摸指甲油吗 哺乳期可以喝葡萄酒嘛 哺乳期可以用黄道益吗 哺乳期可以用护肤 哺乳期可以用玻尿酸 哺乳期可以喝肠清茶吗 哺乳期可以丰胸吗 哺乳期可以用减肥膏吗 哺乳期可以用护肤品吗 哺乳期可以戴隐形眼镜么 哺乳期可以喝绞股蓝吗 哺乳期可以喝罗汉果吗 哺乳期可以喝柠檬醋 哺乳期可以喝茶叶茶吗 哺乳期可以喝白鸽汤吗 哺乳期可以喝薄荷茶吗 哺乳期可以拍胸片吗 哺乳期可以烫刘海吗 哺乳期可以贴肚脐减肥 哺乳期可以喝三九吗 哺乳期可以用哪些护肤品 哺乳期可以喝姜汁可乐吗 哺乳期可以吃螃蟹么 哺乳期可以钙片吗 哺乳期可以喝万应茶吗 哺乳期可以减肥的 哺乳期可以吃螃蟹 哺乳期可以打流感疫苗吗 哺乳期可以喝什么减肥 哺乳期可以服用毓婷 哺乳期可以喝果汁吗 哺乳期可以喝红糖姜水吗 哺乳期可以喝柠檬醋吗 哺乳期可以贴药膏吗 哺乳期可以穿塑身短裤吗 哺乳期可以柒发吗 哺乳期可以外用药吗 哺乳期可以喝参汤吗 哺乳期可以用打胎药吗 哺乳期可以喝枣花蜂蜜吗 哺乳期可以服用头孢吗 哺乳期可以吃螃蟹不 哺乳期可以喝蜂蜜 哺乳期可以吃橄榄吗 哺乳期可以用避孕药吗 哺乳期可以烫直发吗 哺乳期可以服用中药吗 哺乳期可以喝板蓝根吗 哺乳期可以喝黄酒打蛋 哺乳期可以用脚气药膏 哺乳期可以体育锻炼吗 哺乳期可以敷眼膜吗 哺乳期可以喝可乐 哺乳期可以喝花旗参汤吗 哺乳期可以纹眉么 哺乳期可以用花露水吗 哺乳期可以喝绿茶饮料吗 哺乳期可以用隔离霜 哺乳期可以喝高丽参吗 哺乳期可以喝燕麦片吗 哺乳期可以拍片吗 哺乳期可以喝玫瑰茄吗 哺乳期可以吸舒利迭吗 哺乳期可以喝兰香子么 哺乳期可以用硫磺皂 哺乳期可以刮痧吗 哺乳期可以用百草集吗 哺乳期可以喝养乐多 哺乳期可以敷海藻面膜吗 哺乳期可以喝葛根粉吗 哺乳期可以喝哪些花茶 哺乳期可以弄牙吗 哺乳期可以喝生化汤吗 哺乳期可以使用莎娜琳吗 哺乳期可以看牙 哺乳期可以喝蒙牛牛奶吗 哺乳期可以用丰胸产品吗 哺乳期可以喝苦荞茶吗 哺乳期可以用肚脐贴 哺乳期可以喝蜂蜜水吗 哺乳期可以喝果醋吗 哺乳期可以趴着吗 哺乳期可以喝茶吗 哺乳期可以激光点痣吗 哺乳期可以减肥么 哺乳期可以喝小柴胡吗 哺乳期可以喝黄莲水吗 哺乳期可以喝阴阳水吗 哺乳期可以喝菊花枸杞茶 哺乳期可以烫头发吗 哺乳期可以用的彩妆 哺乳期可以喝黄芪吗 哺乳期可以练瑜伽吗 哺乳期可以喝甜酒酿吗 哺乳期可以打瘦脸针吗 哺乳期可以用胖大海吗 哺乳期可以泡温泉吗 哺乳期可以上痔疮药吗 哺乳期可以和板蓝根吗 哺乳期可以吃鳝鱼吗 哺乳期可以服避孕药吗 哺乳期可以怀孕对胎儿 哺乳期可以吃鱿鱼 哺乳期可以喝双黄连吗 哺乳期可以喷西瓜霜吗 哺乳期可以喝开水 哺乳期可以看牙科吗 哺乳期可以用佰草集吗 哺乳期可以贴双眼皮 哺乳期可以喝正气水吗 哺乳期可以喝蜂蜜吗 哺乳期可以使用脱毛膏吗 哺乳期可以用洁面乳吗 哺乳期可以喝茶水吗 哺乳期可以用精油瘦身吗 哺乳期可以喝维维豆奶吗 哺乳期可以染发烫发 哺乳期可以吃蚝油吗 哺乳期可以打封闭针 哺乳期可以贴瘦身贴吗 哺乳期可以喝绿豆汤么 哺乳期可以激光打雀斑吗 哺乳期可以喝薏米 哺乳期可以喝瘦身汤 哺乳期可以喝铁观音吗 哺乳期可以喝蜂胶吗 哺乳期可以使用唯达宁吗 哺乳期可以染指甲油吗 哺乳期可以解除合同吗 哺乳期可以喝鸽子汤 哺乳期可以用玻尿酸吗 哺乳期可以喝甘草合剂吗 哺乳期可以喝绿豆汤 哺乳期可以抽烟吗 哺乳期可以用兰蔻吗 哺乳期可以烫然头发吗 哺乳期可以埋线避孕吗 哺乳期可以喝薏仁吗 哺乳期可以精油按摩么 哺乳期可以喝三精双黄连 哺乳期可以菊花茶吗 哺乳期可以刮痧 哺乳期可以用的面膜 哺乳期可以烫头发么 哺乳期可以喝玄米茶吗 哺乳期可以输液么 哺乳期可以抽烟喝酒么 哺乳期可以喝盐水吗 哺乳期可以用彩妆吗 哺乳期可以敷面膜 哺乳期可以柠檬蜂蜜水吗 哺乳期可以用美即面膜 哺乳期可以吃鱿鱼么 哺乳期可以喝西洋参吗 哺乳期可以喝紫菜汤吗 哺乳期可以烫头发不 哺乳期可以烫头发染发吗 哺乳期可以用亮甲 哺乳期可以涂痔疮膏吗 哺乳期可以用anr吗 哺乳期可以喝罗汉果茶 哺乳期可以喝肠润茶 哺乳期可以激光祛疤吗 哺乳期可以推拿减肥吗 哺乳期可以用达克宁 哺乳期可以用枯矾吗 哺乳期可以跳郑多燕吗 哺乳期可以喝可乐吗 哺乳期可以喝洋槐蜂蜜吗 哺乳期可以喝茶水不 哺乳期可以喝醪糟吗 哺乳期可以喝香飘飘 哺乳期可以停奶输液吗 哺乳期可以服用p57吗 哺乳期可以喝什么茶吗 哺乳期可以抹脚气药吗 哺乳期可以和苦瓜茶吗 哺乳期可以喝八宝粥吗 哺乳期可以柿子 哺乳期可以打避孕针吗 哺乳期可以滴眼药吗 哺乳期可以用帕玛氏吗 哺乳期可以喝菊花吗 哺乳期可以离婚吗 哺乳期可以喝蜂蜜加醋吗 哺乳期可以洗直头发 哺乳期可以喝优益c吗 哺乳期可以用黄皮肤吗 哺乳期可以镶牙补牙吗 哺乳期可以喝苦荞吗 哺乳期可以剧烈运动吗 哺乳期可以喝什么花茶 哺乳期可以喝鸡汤吗 哺乳期可以用保养品吗 哺乳期可以用创可贴吗 哺乳期可以吃螃蟹妈 哺乳期可以喝三清茶吗 哺乳期可以带文胸吗 哺乳期可以喝阿胶膏 哺乳期可以穿文胸睡觉吗 哺乳期可以吃鹌鹑蛋吗 哺乳期可以喝金银花水吗 哺乳期可以用nuxe吗 哺乳期可以喝玫瑰茄茶吗 哺乳期可以喝清开灵吗 哺乳期可以滴眼药水吗 哺乳期可以喝冰水吗 哺乳期可以喝姜汤 哺乳期可以画眉毛吗 哺乳期可以喝的花茶 哺乳期可以打青霉素吗 哺乳期可以用朗依 哺乳期可以喝秋梨膏吗 哺乳期可以看牙么 哺乳期可以喝胖大海吗 哺乳期可以喝茶饮料吗 哺乳期可以喝茉莉茶吗 哺乳期可以抹防晒霜吗 哺乳期可以软化刘海吗 哺乳期可以喝双黄莲 哺乳期可以用芦荟胶吗 哺乳期可以阴道上药吗 哺乳期可以用护肤吗 哺乳期可以吃橘子吗 哺乳期可以喝胡辣汤吗 哺乳期可以喝肠清茶 哺乳期可以输消炎药么 哺乳期可以喝黑苦荞茶 哺乳期可以西瓜吗 哺乳期可以泡温泉 哺乳期可以喝花草茶吗 哺乳期可以喝燕麦片 哺乳期可以喝米汤吗 哺乳期可以鸡腿减肥法 哺乳期可以口服扑尔敏吗 哺乳期可以化眼妆吗 哺乳期可以涂驱风油吗 哺乳期可以汗蒸么 哺乳期可以用凯妮汀吗 哺乳期可以戴文胸 哺乳期可以服用扑尔敏吗 哺乳期可以喝益母草吗 哺乳期可以喝醋蛋液 哺乳期可以怀孕吗 哺乳期可以贴瘦瘦贴吗 哺乳期可以喝生姜红茶吗 哺乳期可以吃橄榄菜吗 哺乳期可以打玻尿酸吗 哺乳期可以用滴眼液吗 哺乳期可以喝豆浆吗 哺乳期可以洗桑拿 哺乳期可以染发烫发吗 哺乳期可以喝柠檬泡水吗 哺乳期可以喝冷饮吗 哺乳期可以喝菊花茶么 哺乳期可以烫睫毛吗 哺乳期可以染头发吗 哺乳期可以喝红酒吗 哺乳期可以喝冰红茶 哺乳期可以使用脚气药吗 哺乳期可以烫发 哺乳期可以打阿奇 哺乳期可以用开塞露吗 哺乳期可以使用甩脂机吗 哺乳期可以喝柠檬水 哺乳期可以喝阿华田 哺乳期可以喝茶 哺乳期可以吃鳝鱼 哺乳期可以用减肥膏么 哺乳期可以阴道用药吗 哺乳期可以打退烧针吗 哺乳期可以用九朵云吗 哺乳期可以喝母鸡汤 哺乳期可以穿紧身内衣吗 哺乳期可以吃鱿鱼丝吗 哺乳期可以贴伤筋膏药吗 哺乳期可以喝茵陈吗 哺乳期可以上环吗